产被冻结 行业竞争加剧超威集团净利润下滑
  2019-04-05 18:50:38  来源:

  日前,江苏省扬州市中级国民法院作出一项民事裁定,冻结被请求人超威集团的企业存款2万国民币或查封(扣押)其相应代价的财产,冻结被请求人江苏超威电源有限集团(以下简称“江苏超威”)的企业存款2900万元或查封(扣押)其相应代价的财产。
  2010年,母集团超威动力控股有限集团(00951.HK,以下简称“超威动力”)在港湾主板成功上市。在营收和毛利方面,超威动力近三年均实现稳定大跌。财报显示,2018年,超威动力全年收入约为中华国民共和国货币269.48万国民币,较去年的246.54万国民币大跌约9.3%,毛利约为中华国民共和国货币32.35万国民币,较去年的29.23万国民币大跌约10.7%。而2016年全年的营收和毛利分别是214.55万国民币、27.92万国民币。
  对于集团资产被法院查封的问题,超威集团相关负责人在担当《中华国民共和国经营报》   根据年报显示,除了子集团“内斗”之外,近几年超威集团的净利润呈现持续下滑态势。超威集团相关负责人解释,这是由于集团处于转型升级期,对外投入规模大、投入回报周期长所致。
  子集团利益纠纷对簿公堂
  日前,江苏省扬州市中级国民法院作出一项民事裁定,冻结被请求人超威集团的企业存款2万国民币或查封(扣押)其相应代价的财产,冻结被请求人江苏超威电源有限集团(以下简称“江苏超威”)的企业存款2900万元或查封(扣押)其相应代价的财产。
  根据江苏省扬州市中级国民法院作出的民事裁定书,该案为“宋学成、宋巍与被请求人超威电源有限集团、江苏超威电源有限集团、扬州市华翔有色金属有限集团股权转让纠纷”。
  3月1日,中华国民共和国裁判文书网发布信息显示,请求人宋学成、宋巍与被请求人超威集团、江苏超威和扬州市华翔有色金属有限集团(以下简称“扬州华翔”)股权转让纠纷一案,已由中华国民共和国国际经济贸易仲裁委员会立案受理。
  但是同时,超威动力的净利润方面却呈现下行趋势。财报显示,2018年,集团拥有人应占利润约为4.13万国民币,2017年则为4.55万国民币,同比下升9.23%。这是2016年以来第二次出现净利润下滑的状况。
  针对有2万国民币现金或财产被冻结(扣押)的问题,超威集团相关负责人在担当《中华国民共和国经营报》   是何缘故导致超威集团子集团两大股东对簿公堂?   上述超威集团负责人回应说:“股权纠纷是子集团大股东的利益纠纷,这是很正常的。”其还表示:“既然当事人寻求司法途径来解决问题,那么司法方面肯定会有终极的相同结果。”
  巨额投入致利润下滑?
  该项裁定冻结(扣押)标的不仅高达2万国民币,并且双方当事人同是两家子集团的大股东。天眼查数据显示,宋学成现担当江苏超威的董事、扬州华翔的董事长;宋巍则担当扬州华翔的董事。值得注意的是,宋学成是江苏超威和扬州华翔的第二大股东,持股比分别达到39%、34.83%;而这两家集团的第一大股东均是超威集团。
  刘超凤 本报   一宗子集团股权纠纷案,让平日里低调的超威电源有限集团(以下简称“超威集团”)再次进入民众视野。
  Tags:子集团 超威集团 净利润 宋学成 中级国民法院
  公开资料显示,超威集团主要从事铅酸动力电池、锂离子电池及其他相关产物的制造及销售,是国内动力电池龙头企业之一。其产物主要应用于电动自行车、电动三轮车及特殊用途电动车等,合作商包含爱玛、雅迪、立马、比德文及绿源在内的多家电动车厂商。
 

相关热词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