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996”扼住咽喉的年轻人:有苦不能说也不敢说
  2019-04-11 13:10:05  来源:

中国商报/中国商网日前,互联网行业爆发了一场声势浩大的抗议,事件的发起者与参与者是一向被贴上木讷少言标签的程序员们,旨在抵制当前盛行于互联网企业中的“996”加班文化。

CNSPHOT供图

3月26日,在软件开发者常用的代码托管平台GitHub上,一位名为996icu的用户发起了“996.ICU”项目,并自嘲“工作996,生病ICU”,意即如果按照996的模式工作,以后就得进重症监护室了。

按照发起者的解释,所谓“996”工作制,是指一种越来越流行的非官方工作制。在一个实行“996”工作制的公司工作,就意味着每周至少要工作60个小时。

中国商报记者了解到,一个普遍的现象是,虽然一些公司直接把加班转换为对员工的正常工作时间要求,但并不会明文规定,而是对这种机制进行话术包装,赋予某些文化或道德色彩。比如,愿意接受的被视为工作积极、有闯劲、有梦想,而配合不积极的则可能被斥责为贪图安逸、得过且过。在这种背景下,员工即便心有不满,也不能或不敢说“不”。

加班文化成了“明规则”

在北京某国企工作的程序员张鑫正密切关注着“996.ICU”项目的动态,虽然目前公司还没有实行“996”工作制,但是他也感到了非常大的危机感,“都处在这个行业,公司之间肯定会效仿,现在不实行不代表以后不实行。”

张鑫的担心并非空穴来风,他告诉记者,妻子与自己是同行,妻子所在的公司马上就要开始执行996工作制了。“她们内部已经通气了,考勤系统也已经升级,原来的考勤系统是不支持周六打卡的,升级完之后就开始执行了。”张鑫对记者透露。

“每个行业都有一个发展曲线,像我们软件开发已经过了爆发期,目前正在向稳定期过渡。经营压力下,每个公司都在想方设法降低成本提高生产效率,延长工作时间肯定是方法之一。”张鑫对记者分析业内盛行“996”的原因。“有人说你们程序员工资那幺高,付出多一些是应该的,实际情况真不是这样。可能业内前十名公司的技术大牛们薪资待遇很高,但中间大部分资质普通的程序员的收入水平没外界传得那幺多,而且我们工作时间长,平均时薪不一定有多高。”他说。

除了时间长,程序员们的工作强度也很大。张鑫用考试来形容程序员的工作:“比如同样是上八小时班,一般的工作只需要拿出其中一两个小时来考试,而我们是上八小时考八小时,脑子一刻不停。”

对此,张鑫甚至想让妻子辞职去考一个体制内的工作,“起码按时按点上下班,女生最好不要这幺累,男生还好点。但其实男生也顶不住,听说有人上着班就晕倒了。”

“如果你晚上不到九点就走了,次数多了,老板会私下里问你为什幺走那幺早。有些公司还会以此作为变相裁员的手段,说裁就裁,而且很快就会有更年轻更能熬的人顶上来。有些人去维权,维权成功赔了加班费,工作也就丢了。所以明知道自己的权益受到损害,也不能说,不敢说。”一位不愿意透露姓名的程序员告诉记者,维权成本高、代价大让他们大多数人对加班敢怒不敢言。

程序员们开始“反攻”

针对企业这种已成“明规则”的强制加班行为,此次996.ICU项目的发起则被认为是程序员们的集体“反攻”。

996.ICU项目在很短时间内得到大批程序员的响应。从项目成立至今,已经获得超过19万名程序员表态支持。在网络平台上,这群被“996”扼住咽喉的年轻人纷纷添加自己所知道的公司加班情况,并给出证据链接。在目前可见的加班名单中,有40多家公司上榜,其中不乏业内顶尖企业。

程序员们发起活动的目的除了不断更新实行 “996” 制度公司的名单、上传证据,使事实可见,参与者们还起草了一份“劳动保护软件许可证”,让它直接作用在程序员们使用的开源软件或代码上——如果被加入了违反劳动法的“黑名单”,公司将不能使用这些代码和软件,996.ICU希望通过这个方法强制黑名单上的公司平衡好员工的工作时间。

参与者们还在GitHub上列明了反抗“996”工作制的多种方式,如与公司领导反映协商、向劳动行政部门举报、申请劳动争议仲裁以及向法院提起民事诉讼等。

不过,员工想要维权并不容易。一些公司声称自己实行的“996”属于弹性工作制,员工可以自由调配时间。某互联网公司负责人称:“这个早九晚九,是指公司在这个时间段内绝对开门。如果严格起来就没有办法量化了。我会把这个任务分给他,具体这周做什幺,这一天做什幺,他只要做到了,其余的时间我们不管。”

有法律界人士表示,弹性工作制职工在加班举证方面存在一定困难。例如有些员工的公司实行“朝九晚五”,但是员工早晨7点就到了公司,晚上九点才离开,那幺员工只有能证明早到和晚走的这个时段在为企业工作,才能主张加班费。

记者从GitHub上了解到,已经有用户以公开信的形式向中华全国总工会、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部呼吁,以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部的名义公开发声,对互联网和IT行业盛行的“996”非法加班风气表示反对,对实施这种非法工作制度的企业表示谴责,开通专题举报渠道,允许互联网和IT从业者以实名或匿名方式举报相关企业非法加班情况。此外,参与者还请求成立专项调查组,对业内名气大、影响力大、群众反映强烈的企业执行“996”工作制度的情况开展调查。

相关热词搜索:程序员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