券商出海屡次“折戟” 外资加紧抢滩中国
  2019-04-08 19:03:49  来源:

图虫创意 图

证券行业对外开放双向并举,一方面本土券商积极拓展海外业务,另一方面外资券商加紧布局中国市场。

“开放的大门必将越打越开,对于证券行业来说,重塑的积极意义明显。对于券商来说,机遇与挑战并存。在此过程中,难免要交一些‘学费’。”中国银河证券国际业务某负责人对《国际金融报》记者表示。

日前,两家新设立的外资控股券商获批,同时上市券商陆续披露2018年年报,其境外业务“成绩单”也随之揭晓。

国际业务差距明显

记者从上市券商年报中发现,国际化业务在不同规模券商之间差距明显,龙头券商的优势比较明显。

定位为“精品投行”的中金公司,海外业务一直是其优势。2018年,中金公司营收、净利同比增长均超20%,在2018年市场低迷的环境下,这样的成绩实属不易。

其业绩增长主要得益于业务的多元化及国际化。根据年报,中金公司境外业务去年再创新高,表现大幅优于市场,收入贡献首超股票业务部整体收入的一半,2018年港股和北向沪深股通总交易量比2017年增长近一倍。

国泰君安年报也披露,其在香港主要通过国泰君安国际开展经纪、企业融资、资产管理、贷款及融资和金融产品、做市及投资业务,并已在美国和新加坡等地进行业务布局。2018年,国泰君安国际积极推进财富管理、固定收益及结构化产品的发展,优化资产结构和客户结构,继续保持在港中资券商的领先地位。

中信证券则通过中信里昂证券全面开展国际业务,在传统经纪、投资银行、固定收益、资产管理等方面均保持了市场地位,并在不同领域实现新突破。

此外,海通证券(600837)通过收购并整合海通国际证券、海通银行,设立自贸区分公司,建立了业内领先的国际业务平台,获得了亚太地区先发优势以及欧美地区前瞻性的战略储备。

“海通国际的各项业务均在同行前列,佣金及手续费收入增长至21.3亿港元,继续坐稳其在香港资本市场的领军地位;2018年海通国际于香港市场共完成37个IPO项目,承销数量位列全体投行第一。”海通国际相关负责人向记者介绍。

“我们审慎而前瞻地布局全球市场,实现了国际业务盈利贡献度的稳步上升。投资银行业务境内外联动和快速响应能力显着提升,研究业务海外市场影响力获得实质性突破,AssetMark资产管理规模创造了历史新高,美国纽约办公室落地建成……我们踏上了打造三地联通、资源共享、战略协同的国际化新征程。”华泰证券(601688)也在年报中披露。

不过,某券商国际业务内部人士告诉《国际金融报》记者:“目前多数券商开展国际业务,主要还是国内业务开展模式的简单复制,没有太多创新和突破之处。”

相比龙头券商在国际化进程中作出的积极探索,一些中小券商起步较晚,有的尚属规划阶段。

“国际业务的开展对券商资本实力有很高要求,中小券商开展相关业务的难度较大。”某券商专业人士告诉记者。

部分券商海外“折戟”

值得注意的是,券商开展国际化业务面临风险和挑战。

首先是合规风险。《国际金融报》记者查询统计发现,券商国际业务近期领到香港证监会的多张罚单。

2019年一季度,香港证监会集中开出17份罚单,其中与内地券商国际业务子公司相关的不少于5张。如3月20日,香港证监会向9家经纪行发出限制通知书,以冻结与中国鼎益丰股份涉嫌市场操控活动有关的客户账户,其中涉及多家券商境外子公司;中银国际证券因销售投资产品违规,被罚1000万港元;国信因违反有关打击洗钱的监管规定,被罚1520万港元等。

“最近香港证监会开罚单确实比较勤,可能是相关券商问题积累到一定程度而集中爆发。而就罚单本身来看,有些是常规罚单,有些则是相对比较严重的。”某券商国际业务专业人士告诉记者。

“内地券商开展境外业务,由于对境外商业管理、法律环境和盈利模式理解不深,组织和协调商务法律、财务、人力资源等内外部资源的能力欠缺,对尽调风险点的把握也存在不足。”上述券商国际业务人士表示。

其次,国际化业务对于券商经营能力提出了更高要求。去年,券商海外投资频频“爆雷”。根据2018年年报披露,由于光大资本投资踩雷,光大证券(601788)计提了负债14亿元,计提资产减值1.21亿元,预计2018年净利润从13.47亿元修正为1.03亿元,下降幅度超过90%;广发控股旗下基金炒外汇亏损1.39亿美元,导致广发证券(000776)2018年合并净利润减少9.19亿元,超过公司2017年度经审计净利润的10%,公司被广东证监局责令改正。

外资券商抢滩中国

证券行业对外开放双向并举,一方面本土券商积极拓展海外业务,另一方面外资券商加紧布局中国市场。

继瑞银证券之后,证监会近日核准设立摩根大通证券有限公司、野村东方国际证券有限公司,外资持股比例均为51%。目前,外资控股券商已增至3家。

关于在华业务的开展规划,野村控股日前表示,新的合资公司野村东方国际证券在成立初期将以财富管理为主营业务,此外将逐渐建立金融产品销售渠道,以及拓展机构及其他业务,并最终发展成为一家综合性证券公司。

根据去年证监会发布实施的《外商投资证券公司管理办法》,除了允许外资控股合资证券公司外,还将逐步放开合资证券公司业务范围。

未来外资控股券商将逐渐增多,是否会给本土券商带来竞争压力?

一位曾在外资券商工作的人士向记者透露:“在外汇管制情况下,外资进入中国还只能做一些类似投行、财富管理等轻资本的项目。”

财经分析人士指出,国外优质券商的进入,很大程度上将引发“鲶鱼效应”。一方面,会加大国内证券市场的竞争度,令证券公司更加专注提升自身服务和开拓市场;另一方面,国外优质券商的经营管理理念和模式或许也能为一些国内券商所借鉴,从而完成蜕变。

长远来看,外资控股证券公司的设立,有益于我国金融市场的发展。而投资经验丰富、经营模式成熟的外资控股证券公司的进入,势必会进一步激发本土券商的竞争意识。

相关热词搜索:券商业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