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盟:社交巨头限时1小时执行极端内容删除令,否则将重罚
  2019-04-19 21:18:14  来源:

在继反垄断和数字税后,欧盟又在反恐问题上对社交巨头们挥舞起了大棒。

本周三,欧洲议会投票决定,如果Facebook、谷歌和推特等社交巨头总是不能在被当局要求删除极端主义内容后一小时内执行完毕,那幺就将被处罚高达其全球营业收入4%的罚款。

议会以308票赞成、204票反对、70票弃权的投票结果,通过了这一处罚提案。不过在成为正式法律条文之前,立法者还将进一步探讨。

欧洲议会报告员Daniel Dalton对路透表示,很明显,未经审查的恐怖主义内容在互联网上传播时间太长,并且没有受到任何限制:

“这种宣称也可能与现实生活中发生的恐怖事件有关,国家监管部门必须采取果断行动。如果我们想要保护言论自由,任何新立法都必须切合实际,裁量适宜。”

早在一年前,欧盟就已向这些社交巨头们发出通牒。当时,欧盟发布了针对非法信息的处理建议,涉及内容包括恐怖分子言论、煽动仇恨和暴力的内容、儿童性侵,以及假冒产品和侵权内容等。

其中就有要求互联网公司在一小时内删除非法的涉恐内容,否则会面临新法律的制裁。

而代表谷歌和Facebook等公司的计算机与通信行业协会当时提出,欧盟的要求过于苛刻,一个小时的时限太短。该组织批评欧盟的指令将会伤害欧盟的科技经济。

这一次,欧洲数字权利组织也认为17日通过提案既不必要也不可行,“我们怀疑该提案的目标是否会实现。”

不可否认的是,近年来,各大社交巨头在反恐问题上也纷纷作出了自己的努力。

谷歌公司此前宣布,为协助反恐,该公司将推出一项新的方案,凡是使用其搜寻引擎搜寻与极端主义相关的字词,就会“错误地”找到反激进化网站,以避免恐怖组织利用该公司的技术行恶或招募新成员。

Facebook也曾表示,目前99%的极端主义信息和发布账号都可以在传达给用户之前被清理掉。公司全球政策管理负责人Monika Bickert还在接受《华尔街日报》采访时称,大概83%的恐怖主义相关内容会在发布一小时内被删除,包括图片、视频和文字。

可是今年3月,新西兰克赖斯特彻奇两座清真寺发生的枪击事件,共造成50人死亡,而枪手的大规模射杀过程在Facebook上直播了至少17分钟。即使Facebook后来表示,在这次枪击事件发生的头24个小时内,他们删除了150万条包含袭击镜头的视频。

其实不只是欧盟,据本站报道,澳大利亚总理斯科特·莫里森、总检察长克里斯蒂安·波特和通信部长米奇·菲菲尔德在3月30日发布联合声明称,确认推动一部新的反恐法草案,寻求让社交媒体平台承担更多责任,从而阻止网友利用社交媒体平台播放或直播暴力犯罪。

根据法案,如果删帖不够迅速,社交媒体公司可能遭受最多10%年收入的罚款,公司高级管理人员也将面临最长3年监禁的刑事处罚。

莫里森说:“大型社交媒体公司有责任尽全力确保它们的技术产品不受恐怖分子利用。新法案将迫使社交媒体配合执法和情报机构,消除它们产品可能构成的威胁。”

中小银行资产扩张之困:面临定向降准与资产荒夹击


4月17日的国务院常务会议提出,抓紧建立对中小银行实行较低率的政策框架。

多位银行业人士指出,这并非意味着即将对中小银行降准,而是通过考核、定向降准等,建立一套差异化的、结构性的政策体系。

目前,六家大型商业银行实际执行为12%-13%;中小型商业银行实际执行存款准备金率为10%、11%和11.5%;县域农村金融机构实际执行存款准备金率为7%和8%。

随着政策框架逐渐建立,中小银行特别是农商行面临最大的问题仍是当地需求不足,出现一定的“资产荒”。

根据银行业内人士反馈,当前中小银行,特别是农商行面临的最大难题,一是资产质量压力较大,部分银行出现较大规模不良;二是资本补充压力仍比较大。

一位资深银行业内人士表示,农商行资金杠杆普遍不高,现在最大的难题之一是资本金不足。农商行普遍资本压力比较大,且补充资本渠道有限,很多银行也在转让股权。

中小银行差异化降准?

4月17日的国务院常务会议提出,实施好稳健的政策,灵活运用货币政策工具,扩大再贷款、再贴现等工具规模,抓紧建立对中小银行实行较低存款准备金率的政策框架,要将释放的增量资金用于民营和小微企业贷款等系列问题。

中国社科院金融研究所银行研究室主任曾刚解读认为,“不要把它理解为马上要降准”。

曾刚认为,今年货币政策总体是结构性的。在没有总体降准的情况下,定向降准既可以解决中小银行流动性需要,又可以实现支持小微企业的授信政策的意图。未来,结构性降准可能会成为重要的方式。

“本次政策更强调政策的完善,而不是未来降准的空间有多大。”曾刚进一步解读,这是作为一个政策框架提出来的,不是一次、两次降准,而是形成差异化的、有指导意义的政策体系。而且,要有考核机制保证中小银行将降准资金用到符合政策的地方,以保证降准的效果得以实施,起到结构化政策作用。

值得注意的是,央行2月发布的《2018年第四季度中国货币政策执行报告》专门在专栏中提及“当前金融机构的存款准备金率”。

目前,六家大型商业银行均至少达到普惠金融定向降准第一档标准,实际执行存款准备金率为12%和13%;中小型商业银行实际执行存款准备金率为10%、11%和11.5%;县域农村金融机构实际执行存款准备金率为7%和8%。

“最大的亮点是,建立对中小银行实行较低存款准备金率的政策框架”,中国人民大学重阳金融研究院副院长董希淼认为,具体到存款准备金,未来存款准备金率将来会逐步转向三档——大型银行为一档,中型银行为二档,小型银行特别是县域的农信社、农商行为最低的第三档。

他认为,中小银行与民营企业和小微企业有着天然的相容性,采取差别化的监管政策,更好地发展中小银行、增加金融供给主体,有助于填补我国大型金融机构无法或无力顾及的市场,从而优化和完善金融机构体系,改善金融服务不充分、不均衡等状况,从根本上缓解民营和小微企业融资难、融资贵等问题。

资产扩张难在何处

对中小银行实行较低存款准备金率的政策框架,银行将如何将这些资金投放出去?

多位银行业人士表示,当前,中小银行最大的问题仍是需求不足。例如,一些农商行“资金不出省,贷款不出县”,当地个人、企业的金融需求有限,农商行面临“资产荒”。

此前,一些业内人士将中小银行资产负债表的扩张、信用传导难题归因于监管约束。

从对公角度,一位华南农商行行长表示,农商行在监管上面临“贷款不能出县、资金不能出省”的限制。该行实际上当前并不缺少存款等负债来源,当地乡镇、农民等在该行的存款也不能像国有大行一般在全国调配,当前面临的仍是“资产荒”,缺乏优质的对公贷款对象。

从农商行的角度,不同地区的监管力度不同。

从投资来讲,一位东南地区农商行人士表示,当地仅是限制农商行投资“非标”资产不得出省,但是现在“非标”资产已经大幅压降,所剩无几;农商行投资债券、等在许多省市并不限制。“前几个月,出现了一些资产荒的迹象。这是由于风险对价不够,债等高信用资产太贵,中低评级的信用资产没跌到位,甚至违约风险太大。”

一家上市农商行人士表示,该行在省内有较多分支机构,基本上省内贷款都可以做。当前“资产荒”主要是由于下行比较快,利率较高的资产又担心信用风险比较高,导致资产投不出去。

不过,另一中小银行风控人士指出,小微投放属于是信贷口径,资产荒是投资角度而言。对于专项资金投放到小微企业方面,比如降准的资金属于专项资金,监管要求则明确用于小微。有的银行可能会认为没钱放小微贷款,如果央行定向降准,事后还有考核。最后银行还是会按照政策要求执行。

此外,对于信贷投放,一些区域性城商行、农商行选择与“助贷”机构合作。

“线上资金还没有限制,而且各地执行尺度还有差异。”上述银行风控人士指出,实际上,中小银行提供资金,互联网金融机构提供客户、风控初筛,在此情况下,贷款实际上也出去了一部分。

光大银行为企业“走出去”提供金融支持

通过业务“走出去”、机构“走出去”、影响力“走出去”的“三步走”国际化布局实施,光大银行将搭建、完善境内外一体化的服务平台,助力国家“一带一路”倡议,支持中国企业“走出去”,为国内企业参加全球价值链竞争提供有力的融资支持。

本报记者周萃

随着越来越多的中资企业走出国门,海外金融服务的需求也随之上升。同时,在人民币国际化的背景下,中资银行也加快了海外布局步伐,提升服务全球化能力。机构“走出去”只是中资银行海外布局的一步,除此之外,还要布局业务“走出去”、追求影响力“走出去”,以更好地为中资企业“走出去”提供强大的金融支持。

据了解,随着“一带一路”倡议的落地和金融“走出去”的指引,光大集团将“建设具有全球竞争力的世界一流金融控股集团”作为目标,光大银行跟随集团国际化战略部署,不断加强境外机构合规经营和管理,优化调整境外机构布局,积极稳妥推进国际化发展步伐。自2013年至今,该行先后建立了香港分行、光银国际、首尔分行、光银欧洲、卢森堡分行、悉尼分行等多个分支机构。

稳妥推进境外布局

2018年10月、12月,中国银保监会、澳大利亚审慎监管局APRA分别正式批准光大银行设立悉尼分行的筹建申请。2019年2月25日,悉尼分行正式开业。这是光大银行践行“走出去”战略、积极拓展南半球机构网络布局的重大突破。

虽然光大银行境外机构建设起步时间较晚,但随着国家服务中国企业“走出去”及“一带一路”倡议的逐步落地,光大银行自2013年起,积极布局境外机构版图。2013年光大银行成立香港分行。2015年光大银行开始实施《中国光大银行海外机构发展战略》,正式开启了境外机构布局的全新历程。从2015年起,光大银行以亚、美、欧等重点地区为支点,加快了境外机构建设步伐,2016年建成首尔分行及光银国际,2017年建成光银欧洲及卢森堡分行。

从经营情况看,光大银行香港分行、首尔分行、光银国际等机构均在成立后一年实现盈利,总体经营效益良好,且在合规管理方面也交出了满意的答卷,获得了监管机构的肯定。在机构“走出去”的同时,光大银行境外经营管理能力稳步提升,各境外机构在经营业绩、风险合规管理方面表现稳健,在总体布局、筹建模式、治理架构、申设速度及可比效益等方面具备领先优势,跃身成为境外机构建设方面的新锐力量。

谈及光大银行在境外建设机构的经验时,光大银行相关负责人表示,该行在同业中创造性地开辟了“交钥匙”的工程模式,即由总行牵头各项申设、筹备工作,统一协调总行各部门及筹备组,直接负责与境内外监管机构的沟通协商,全方位、全流程地推进申设筹备所有工作,直至机构开业试运营。据悉,通过这种管理体制的创新,提高了光大银行境外机构筹建工作的运作效率,也得到了境内外监管机构的肯定与认可。

从系统开发、建章立制到人才储备与培养、合规与风险管理方面,光大银行已形成一套可以复制推广的境外机构申设、管理及运行机制,境外机构综合治理架构也不断完善,为光大银行境外业务长远规划及合规运营奠定了基础。

从机构“走出去”到影响力“走出去”

机构“走出去”只是光大银行境外布局的一步。在此之前,业务“走出去”是光大银行探路的第一步。光大银行以开放的形式接受国际通行或主流游戏规则,通过开展国际结算、参与国际银团贷款等相关业务,将境内与境外服务延伸相结合,为境内外客户打造全球化交易服务平台。

2018年,光大银行贸易金融突出“做客户的财富管理者”的服务目标,通过“阳光供应链”产品创新、名品精细化管理、系列品牌发布会等有力措施,打造贸易融资、供应链融资、支付结算、现金管理等交易型重点业务,推动在线“阳光供应链”业务发展,全面提升财富管理能力。目前,光大银行已初步形成集表内外、本外币、结算融资、利率汇率、区内外、境内外、线上线下等于一体的综合性贸易金融业务平台及服务体系。

光大银行相关负责人表示,借助境外机构布局,由总行统一搭台、推动内外联动的境外机构管理模式,有效促进了光大银行境外机构的经营发展。

以光大银行香港分行为例,2018年香港分行进一步加强总分支、境内外、集团内的全面联动,探索跨境联动新模式,成功为北京汽车股份有限公司提供了“一站式”跨境金融服务。为落实这一金融服务方案,光大银行联动了总行、北京分行、北京顺义支行、香港分行和光银国际,涵盖了并购贷款、境外发债、外汇交易和投行业务衍生存款等业务,运用“商行+投行”经营模式,横向联通信贷、投行、资金等业务,综合运用多种投融资渠道和手段,帮助内地企业与国际市场顺利对接,实现了优化财务报表、盘活优质资产、扩大市场规模、提高市场竞争力并有效管理海外业务风险等战略目标,助推中资企业“走出去”。

机构“走出去”使光大银行进一步完善跨时区的物理网络布局,稳步进入全球市场,积极参与国际市场运作,助推了光大集团国际化发展。

对光大银行而言,下一步工作是追求影响力“走出去”。通过业务“走出去”、机构“走出去”、影响力“走出去”的“三步走”国际化布局实施,光大银行将搭建、完善境内外一体化的服务平台,助力国家“一带一路”倡议,支持中国企业“走出去”,为国内企业参加全球价值链竞争提供有力的融资支持。

相关热词搜索:光大银行走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