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访朱嘉明:区块链和货币多元化的时代正在到来
  2019-04-20 18:20:43  来源:

1984年,朱嘉明、黄江南等人在浙江省德清县莫干山发起了中青年经济科学工作者学术讨论会。这次会议被称作“经济改革思想史的开创性事件”,是青年经济工作者“第一次集体发声”,影响深远,史称“莫干山会议”[1] 。其后,朱嘉明先后在美国麻省理工学院、哈佛大学、维也纳大学、台湾大学求学、任教,不仅保持着对经济学的关注,还能笔耕不辍,出版了多部专着。

在经济学中,朱嘉明对货币尤为关注,他认为在经济史上,货币经济是经济活动、经济组织、经济制度的基础,货币经济支撑市场经济和所有实体经济部门的运行。在接受零壹财经·Binary专访时,他提出,货币的本质是信任,现代国家与政府所发行的法币,也不可能违背“货币发行,基于信任”的前提。他将中国货币经济分为“金属/传统货币”与“信用/现代货币”两个阶段,前者涵盖春秋战国以来的两千年,以铜钱为主体货币,经历了以白银、银铜钱复本位,以及以银元为法定货币四个阶段,至1933年国民政府“废两改元”,确立银本位结束。他进一步解释,在中国,政府垄断铸币权不过是抗日战争之前的事。到了1935年,发行法币,开启了中国现代货币的历史。

在他看来,2008年出现的区块链与数字货币,显现了以政府发行法币货币,法币垄断货币体系的时代发生转型,货币体系出现了回归“多元化”的可能性。基于这样的认知,近一两年,朱嘉明组建了数字资产研究院,发起区块链数学会议、区块链经济学会议等多个国际峰会,不断为区块链发声。他认为,未来数字货币将与法币长期共存。关于比特币,他提出,它没有替代国家货币的使命,不应该赋予它本身并不存在的意义,它的开源本质也决定了它不会成为未来世界的唯一货币。

受访者|朱嘉明 提问者|零壹财经·Bianry 

问答

关于货币

零壹财经·Binary:能简单介绍一下您心中货币经济史方面的经典着作和您的认识吗?

朱嘉明:

中国对于断代的货币研究成果很多,也有学者研究货币经济通史,但是一般写到二十世纪上半叶,代表着作至少有张家骧先生1925年出版的《中华币制史》和彭信威先生1954年出版的《中国货币史》。

货币原来就该是自由的。就中国而言,中国的货币垄断历史相当短,到1935年才完成了垄断。1935年之前,中国的货币制度是相对自由的。历史上有一种很有影响力的说法,将中国历史的落后归结于那种自由货币状态。但我不这样认为。中国数千年的经济得以演变和维系,恰恰是因为这种自由的货币状态。这也是我为什幺支持货币从自由到垄断,再回归自由,至少多元化的原因。中国的自由货币传统是历史上最悠久而且是维持时间最长的。1933年之前,中国货币体系以白银为主;从1933年开始,中国开始“废两改元”,正式发行以银元为单位的货币,就像“袁大头”一样。在中国,“废两改元”从清朝末年就开始,一直到1933年最终完成。这相当于是中国政府第一次正式介入货币领域。

零壹财经·Binary:有人认为货币本身是没有价值的,货币的价值来自于其背后锚定的国家信用。您认为比特币的价值来自于哪?它锚定的是什幺?是灰色经济?还是优质区块链项目的价值?

朱嘉明:

货币的本质就是信任。这种信任不取决于它的发行方是国家还是个人。国家介入货币的历史在全世界范围内也才几百年而已,可以说是从英国英格兰银行成立之后的事情。在人类历史上,曾经存在任何个人、社区和经济实体都可以发行货币的历史阶段,期间并不需要储备,也不需要锚定。今天人们以为的货币,在人类货币历史上只是很短暂的一段,多则三四百年,少则一百来年而已。在政府介入货币体系之前,个人和单位都是可以发币的。

至于你发的币有没有人愿意问津,那是另一个问题。因为经典意义上的货币的本质是信任,所以不需要储备,也不需要锚定物,更不需要政府主导、国家机器强化。现在国家需要通过包括央行和相关法律的强化来保证民众对法币的信任,是特定历史阶段的特定现象。进一步,货币不一定需要交易,没有实现交易的货币不一定不再是货币。现在很多人对货币的认知和理解,是被个人经验所束缚。人们都理所当然地认为,货币就应该像今天的人民币、美元、日元和欧元一样,货币是国家发行的,货币必须有国家主权因素。其实,货币历史与人们的经验差距很大。

例如,从19世纪晚期直到抗日战争,在上海滩,任何一家外资银行都可以发行货币,当时至少存在几十种货币。在整个中国抗战期间,支撑国民经济的货币,除了法币之外,还有其他主要货币,包括抗日根据地的货币,加在一起,至少也有五、六种之多。当然,货币主权概念是很重要的。但是,原本的货币主权在民间,而非国家。美联储之前是私人的,和政府没有太大关系。时至今日,美联储的股权还有很大一部分在私人手中。英格兰银行曾经是典型的私人银行。这些历史现在很多人都不够了解,需要某种历史知识的扫盲,不然很容易陷入认知困境。

美元是一个事实上的世界货币。但是,美元不是简单地由于美国国家信用和国家力量将其推到现在的状态,而是一个自然而然的过程,是一个全世界逐渐接受的过程。进一步说,美元演进的历史和人民币大不一样。在上世纪三四十年代的时候,美元还是由美联储的几个大区共同签署的。当时美国就有新英格兰地区的美元、加州地区的美元等,长得都一样,但是签字的人不一样。我的一个朋友,姓氏是Morss,他的爷爷就是当时新英格兰美元的签署人。在他们家的墙上,挂有他爷爷签署的美元,算作一种历史荣耀。也就是说,美元是曾经是多样化的。现在人们太容易以自己对人民币或者其他主权货币的经验来想象货币原本的多元化和多样化情景。

为什幺我会支持比特币和区块链这件事,就是证明货币具有恢复到其原本的状态的技术手段和可能性。这也是哈耶克的理想。在当代世界,国家和政府完全垄断货币,就相当于政府控制财富的源泉。当政府愿意增发货币,导致通货膨胀、财富缩水,民众基本没有很好的方式阻止。

这几年,爱沙尼亚数字货币业已成了气候,至少是因为它了提供货币自由化的制度保障。从北欧到波罗的海国家,都有海盗传统,不要低估海盗文化对历史的积极和正面贡献。

货币史是很有意思的一件事。凯恩斯认为,如果对货币重新研究,会改变人们对历史的整个看法。但是,他终生都没有实现自己的愿望。

 关于区块链与数字货币

零壹财经·Binary:您是什幺时候开始了解区块链的?

朱嘉明:

在中本聪的比特币白皮书发表几个月之后,我就看到了。当时,我还是更多地将它当作一次社会实验、一种新的思想,没有将它真得变成我的行动。直到2009年的暑假,因为要给学生上课,我才细致地了解了区块链,发现它比较符合我关于货币从垄断到自由的思想。因为货币本来就该是竞争的、非国家化的,这也是哈耶克的核心思想。

零壹财经·Binary:你如何看待像JP Morgan这些公司发行的数字货币?

朱嘉明:

这是一种回归。现在愈来愈多的民众,特别是年轻人,正在以用各种办法来回归,所以我说它开启了“great transformation”,即“大转型”。在区块链和加密数字货币领域,即使存在政府日益强化的监督和规范,区块链和加密数字货币还是在不断扩大其影响力,开始形成一批基于加密数字和比特币群体。当然,人们正逐渐寻求和政府的compromise,也就是所谓的妥协,使新生事物得以在现有法规体系中存活。

至于稳定币三个字,它获得了很多人的关注,但是,任何一种单独的货币都难以承担稳定币的功能。也就是说,世界上从来不存在单一形态的稳定币,所以,不应该追求一种货币的稳定化,应该追求的是稳定货币“体系”。现在,很多概念被严重误解,甚至曲解,需要全方位解读。例如,大家都在讲“科学”,但是,并不存在“科学”的终极的定义和解释。因为,科学实在是高度动态的人类活动。任何一个名词都无法涵盖它迅速演变的内涵。

零壹财经·Binary:那幺您认为,摩根币为什幺需要与美元挂钩?

朱嘉明:

摩根币所传递的信息是:锚定主权货币,和当前货币当局形成一个合作关系,使自己得以存活。现在,借助美元的信用,提出相对稳定的加密数字货币和传统货币模式,至少具有宣传意义。摩根币的意义是,越来越多的机构发行数字货币的时代已经开始。一个法币和非数字货币的平行世界已经形成,后者会迅速发育成长,甚至会发生膨胀。

所以,未来会有两大类四种形态的货币:第一类,政府的法定货币,又可以分为非数字和数字型法定货币。法定货币不会全部转变为数字型的,而会是一种并存的状态。第二类,非法定数字货币,又会出现中心化的非法定数字货币和非中心化的非法定数字货币,前者指IBM、Facebook、JP Morgan等发行的数字货币,后者指包括比特币在内的数千种数字货币。这已经构成了一个非常多元化的图景,并且会迅速发育。

零壹财经·Binary:中国会出现非法定或非主权的数字货币吗?

朱嘉明:

中国现在没有可能。但在,在世界范围内,非法定和非法权的数字货币已经风起云涌了。不过,中国允许不流通的token已经是一种变型。 没有哪一种货币能够在未来的货币金融体系处于绝对垄断地位,这个时代到来了。在世纪范围内,货币当局想把所有“异类”都消灭掉,已经不可能了。

关于比特币

零壹财经·Binary:您觉得比特币是一种货币吗?还是带有增值属性的资产?

朱嘉明:

比特币是一种货币,一种特定的货币,因为比特币具备了货币的基本功能。美国政府之所以不定义比特币是货币,而把它当作一种资产,是有利于对比特币交易进行征税,避免被卷入到“什幺是货币”这样一个非常复杂的问题里。货币也是增值的:货币会派生利息,利息导致货币增值。

需要明确的是,在漫长的货币历史中,相当多的货币并不需要储备。在金本位时代,黄金即是货币,也是“储备”。在布林顿森林会议之前,世界各国的货币之间也没有一套简单的规则和标准。货币,就是credit。大家交易需要一个工具,这个工具就是“信任”。“信任”表现的形式就是货币。黄金和白银当初成为货币,是因为它们属于贵金属,相对很稀有;巧克力为什幺不能成为货币,因为它在阳光下很快融化。货币没有那幺神圣,只是大家现在对货币都还不够理解。

我今天反复说的一个关键意思就是:自2008年之后,因为比特币和区块链的产生,人类现在用另外一种办法回归。这种回归,是在如今八十亿人口中,人们之间难以相互信任,唯有依赖政府,而政府如果在失信于民的情况下,需要一种支撑信任的工具。这一工具现在大家看得很清楚,就是区块链。区块链能够重新建立在各行其是的基础上的信任机制。

零壹财经·Binary:那幺您认为比特币有可能取代美元吗?

朱嘉明:

我不太愿意回答这类问题。在我看来,法定货币和非法定数字货币,在未来很长一段时间内,将会平行存在。在2008年之前,我们可以看到这个平行系统的一侧是非常弱的,但现在成长很快,而且越来越多样化。在多样化的过程中,IBM、JP Morgan、Facebook都是多样化的新因素。它产生了一种与比特币基于同样技术基础的,但是中心化的非法定和非主权数字货币体系。

这就如同汇丰银行发行的货币一样。现在,汇丰银行是在中央银行控制下发行的港币。香港回归前夕,按照基本法,汇丰银行、渣打银行才划归到中国的中央银行的控制系统。但是,历史上并不是这样,汇丰银行具有发行自主权,不受行政力量约束。民众愿不愿意买或者使用汇丰银行的港币,取决于民众对汇丰银行的信赖程度。

零壹财经·Binary:如何看待2018年比特币和其他主流币的大跌,以及当时声称锚定美元的USDT的坚挺?大家信任的是USDT使用的区块链技术还是它背后的美元?

朱嘉明:

这不是一个非得在A和B中做选择的问题。只是在去年的加密数字市场行情下,相对其他非法定加密数字货币,人们更相信USDT更具稳定性。在这种情况下,才导致很多人愿意持有这一货币。

但是,USDT毕竟没有得到官方认可,难以维持和美元的1:1兑换关系。其实USDT是这样一种情况:一个机构发行了一种货币,并宣称锚定美元,而政府也没有否定你锚定美元,就是这样。

零壹财经·Binary:您认为比特币存在通货膨胀的可能性吗?

朱嘉明:

不存在通货膨胀。即使是分叉,也不会导致通货膨胀。分叉,不能导致总价值的上升,这已经被比特币的历史证明。这是大家通常用法币理解比特币最容易存在的一个误解。

零壹财经·Binary:您认为加密货币世界是否存在的经济周期?还是这周期与现实经济世界息息相关?

朱嘉明:

没有明显的周期。严格地说,加密数字货币的周期和现在的经济周期关系不大。主要原因是现在加密数字货币的规模还很小,持有比特币和挖取比特币的只是少数人,比特币和其他加密数字货币对传统经济渗透率很低。但是,不等于说未来对经济周期没有影响。比特币最值得重视的是:第一,比特币派生出历史上百上千的其他加密数字货币,构成“群体”;第二,拥有比特币最大话语权的个人或者团体,也不敢违背比特币的规则。若是敢于违背,可能就是同归于尽的结局,而且这些人没办法形成事实上的大多数。这就是比特币的魅力;第三,越来越多的”X、Y、Z”的年轻人天生接受比特币和其他加密数字货币。他们代表未来。

零壹财经·Binary:存不存在一种可能:各国政府联合绞杀比特币,占据超过比特币世界51%以上的算力?

朱嘉明:

没有可能性,各国难以达成共识。比特币网络的算力存在于云端,比特币还是按照既定时间产出,维系着比特币的生命力。挖比特币难度的提升,其实是比特币价值稳定的关键。加入挖矿的算力越多,挖出比特币的难度反而会越大。对比特币的未来,还有足够的时间观察。无论如何,比特币是21世纪的人类最精彩和最智慧的发明、创新。注:2012年,发改委国际合作中心重启“新莫干山会”,每年举办,持续至今。

本文


相关热词搜索:货币增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