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刻得靠股改扭亏
  2019-04-08 19:03:44  来源:

本站讯云、中国电信、AWS、金山云之后,排名第六位。

导致优刻得公有云比例下降的原因,主要是混合云的“异军突起”。2016年至2018年,优刻得混合云的营业收入和比例连续增长,分别为2243.89万元、4915.22万元、1.39亿元。

通信专家项立刚对《国际金融报》记者表示,公有云是提供公共服务的云,比如阿里提供给大家使用的云;私有云是企业自建的云;混合云就是公有云和私有云相结合,其中,部分数据有较高安全要求,通常会放在私有云上,而另一部分就放在公有云上。

有意思的是,优刻得虽然总部在上海,但主要营业收入却来自华北。其2016年至2018年来自华北的营业收入占比均超60%,分别为72.28%、62.72%、65.14%。优刻得于申报稿中表示,主要是由于公司核心机房部署于北京所致。

股改扭亏

需要指出的是,优刻得2016年末和2017年末的未分配利润均为负,分别为-3.08亿元和-2.31亿元。

上海骏丰律师事务所律师王建新对《国际金融报》记者表示,在公司弥补亏损和提取法定公积金之前向股东分配利润的,股东必须将违反规定分配的利润退还公司。

如果只靠盈利来补亏,以优刻得2018年0.8亿元的归母净利润计算,可能要两年多的时间才能“扭亏”。

不过,优刻得2018年便成功“扭亏”,主要归功于股份制改革。2018年7月,优刻得董事会决议进行股份制改革,15.92亿元的净资产中3.6亿元作为股本,其余作为资本公积。2018年9月14日,优刻得完成股份制改革,未分配利润受股改净资产折股影响,亏损减少1.53亿元。

截至2018年末,优刻得的未分配利润为251.51万元。

同股不同权

值得一提的是,在完成股份制改革后,优刻得还有一项重大变革。

2019年3月17日,优刻得股东大会决议,设置特别表决权股份。优刻得实际控制人季昕华、莫显峰、华琨拥有的股份全部转为拥有特别表决权的A类股份。每份A类股份的表决权是B类股份的5倍,即在表决权方面A类1股顶B类5股。

由此,季昕华、莫显峰、华琨拥有的表决权分别为33.67%、15.52%、15.52%,这三个一致行动人合计拥有表决权64.71%。

北京大学经济学院教授吕随启对《国际金融报》记者表示,同股不同权的好处,主要有三点:一是能绕过监管框架的限制;二是能够以少量的股权,就能保持对公司的控制权;三是在市场里股权结构比较特殊,可以运作的空间可能比较大。缺点是主要是同股不同权会导致股东之间不平等,估值不好判断以及监管难度上升。

记者发现,同股不同权导致优刻得的上市要求与一般公司不同。优刻得选择《上海证券交易所科创板股票发行上市审核规则》第二十四条第二款上市标准,即预计市值不低于50亿元,且最近一年营业收入不低于5亿元。

虽然优刻得没有选择“市值不低于100亿元”的另一上市标准,但优刻得的市值可能超100亿元。

2018年10月29日,中移创新产业基金合伙企业以1亿元的价格认购优刻得316.55万股的新增股份,占增发后总股份的0.87%。以此计算,当时优刻得的估值约为115亿元。

最后,优刻得此次发行股份数不超过12140万股,欲募集资金47.48亿元,排在前37家科创板申报企业中的第一位。

相关热词搜索:亿元表决权